云中农业:云计算将影响到个体种植户农田管理-利来登录

>>>利来网首页>行业信息

云中农业:云计算将影响到个体种植户农田管理

在中国,年轻人正离开田间,我们迫切需要在短期内把农业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建立起来。这正是云服务的契机。

  伴随着“农民进城,资本下乡”进程,大量分散在农民手上的土地流转、集中,农业经营体系已经变为集约化、专业化和社会化的新体系。东北、新疆、西北、海南、华东……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如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农场,它们由工商企业、农场主、专业大户运营。

  而农场中正在发生什么变化?

  从北京飞行两个小时落地后再坐半天汽车,才能抵达位于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呼伦贝尔农垦集团农场。这个农垦集团有22个农场,600多万亩农田,共计好几万个地块。规模化、集约化的农场正在实施精准农业。

  精准农业概念最早由提出,它的目的是以较少的投入达到同等收入或更高收入,并改善环境,高效地利用各类资源,取得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。

  对于大量地处偏远地区、人口稀少、人才资源稀缺的大农场,如何实现现代化的精准农业?过去,农垦集团很难找到人,搭建和维护实现精准农业所需的it决策系统,也很难及时找到农学专家来指导交流。现在,云服务改变了一切。

  几年前,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开始建立农业云服务平台。全国各地的农田数据,像温湿度、作物参数、遥感影像,还有土肥工作站定期采集、化验 的土壤参数,贸易价格……都源源不断地经过网络流入这个农业云服务平台;这些数据再结合农业专家研究的各种专业模型和算法,就能为全国各地的农场提供全方 位的精准农业决策服务。

  通过“施肥决策服务系统”,全国农场一年减少了几百万吨化肥的使用。“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化肥消费国,虽然我们水稻、小麦、玉米的单产比发达国家还 高,但代价是,同等产出的粮食所用的化肥,是发达国家的3到4倍甚至更多。”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陈天恩博士说,“这些化肥很多是盲目施的,作 物根本无法吸收,不仅造成大量浪费,还污染地下水和土壤。”现在,云服务下的精准施肥正在扭转这样的局面。

  而通过“精准灌溉系统”,农场不过度抽取地下水,防止美丽的呼伦贝尔草原沙漠化;通过病虫害预警系统,农场可以在局部爆发病虫害时及时反应,进行精准 施药决策。在过去没有精准施药时,“农用飞机飞过去,哗哗哗,一路上几万亩农田就被施药了”。现在的精准施药可以区分田块来施药,避免过度施药、污染和浪 费,也提高了食品安全。

  云平台还汇聚大批专家,有专家调配系统,通过实时和短号码,给全国各地的农场提供及时的指导。“专家资源是云平台的组成部分。”陈天恩博士说,“全国70%的农业专家都在北京,虽然农业在北京gdp的占比中不到1%。”现在,这些专家通过云平台服务全国,解决了资源的地域不平衡性。

   云计算的出现,解决了农业地域分散、it基础薄弱和运维困难的问题。移动则为农户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接入问题。农户通过这些平台可以实现农业生产的标准化和集约化。

  除了标准化,对农民的个性化服务通过云也有了落地的可能。云可以把资源统筹、运转起来。再配合上适当的落地配套服务体系,例如在施肥决策云服务中,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土肥工作站成了落地渠道之一,这就可以让农民得到有效的服务”。

  通过云平台,农场间的跨国界合作正在展开。未来,荷兰的花农会在“云”里指导中国花农种植郁金香,中国的水稻专家会在“云”中指导农民种水稻。云服务能把全球的资源统筹和运转起来。

  在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,农业领域利用云计算的还真不多。他分析说,美国早在三五十年前,就围绕农业生产建立了完善的社会化服务体系,例如,一个美国农场主在种植过程中,他需要自己亲力亲为的事情很少,有人会给你提供一套社会化服务。农场主要做的,就是看看芝加哥农产品市场,想想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收获卖掉能得到最好的收益。

  “单项it技术的突破对美国农业领域信息化服务的影响已经不大。” 陈天恩说,“这与中国不同。中国的农业生产情况更为复杂。在中国,年轻人正离开田 间,我们迫切需要在短期内把农业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建立起来。这是云发挥服务的一个重要契机和时代背景。也许十年二十年后,你再回头看看,在中国,云服务在 整个国家的农业生产经营发展中一定会发挥关键作用的。”(  )

"));